无鸡之谈

圈名夕阳,渣反心头白月光,天雷忘羡。
吃戚受,澄受,主谷戚曦澄太芥。
热爱一切我老婆热爱的,讨厌一切我喜欢的人讨厌的。做人没道理爱好气人。
欢迎扩列:1390549388



你的额头是用火成岩削成还是水成岩?你的心究竟有多厚的苔藓?

(谷戚)皇后镇

※写在前面的话:

用尽了我生平的文艺细胞去写这玩意儿,写完一读,什么狗屎。

对澳大利亚的执念,大学毕业掳了我老婆就去那儿。

路线我不晓得,没什么科学性。地名都是现扒地图。

看了杂志上一个作者打工旅游去澳大利亚写的游记,就感觉很浪漫。

没有文采全靠东扯西凑。画风切换突然。

无草稿主义者,想到哪就写到哪。只有脑洞,填坑火葬场。

用爱发电。

就先写一点吧,后续随缘。满足了自己想要写文的愿望。

ooc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(1)


谷子坐上了飞机,在起飞瞬间的失重感中闭上了眼睛,再睁开时飞机已经平稳地飞在了云端。


常年埋没于书山题海的眼睛被窗外瓦蓝的天空点亮,心脏放空,滤去了周遭所有的杂色与杂音,身体无依无靠的轻浮在云海上。没有空调的扫风声,没有乘客的嘈杂声,他在宁静中沉浸在这一方天空。左边落日熔金处,层层红霞铺满视野,脚下的太平洋青蓝透亮,蒸腾成雾气,翻滚成薄云,红与蓝在天边亦或者在眼前糅杂交汇。大陆向西北退去,地平线外隐约又显现出一片土地,隐约闪现在远方的云层之下。


初秋的阳光度过了海峡,跨过了赤道,最后降临在南半球的春季。


(2)


高三毕业,谷子只身前往澳大利亚。


作为高才文科生,对文学气息天然的感应将他吸引来澳大利亚——谷子更愿称之为“注定”——他觉得这样听起来更舒服。


带着十七八大男孩未褪去的少年意气,他泡在图书馆翻找地图,花了两天时间规划好好路线,便简单收拾了行装,揣着七百美元上路了。他选择了自认为最富有自由气息的方式,一边打工一边旅行,在享受之余积累经验,钱赚够了就奔赴下一个地方。


(3)


澳大利亚是个偏重于农业的国家,悉尼一类的现代感城市其实并不多见,多的是乡野、古镇。大型工厂比重偏小,畜牧业和农庄倒是很多。谷子尝试着各种工作,帮人修剪草坪,照看小孩子,采摘屯码水果,将葡萄洗净做成果酱,偶尔也会帮猎人打打杂。


澳大利亚的风景很美,住房稀零,但个个都独具有自家风格,成套的小区房没见过几栋。


澳大利亚的天空很低,云也低,一团一团绕在头顶,厚墩墩的,要是想要放眼眺望,一片宽阔,远近的绿意都实在养眼。不比帝都,很少见云,偶尔见那么一次,也是很高,很薄,又灰不溜秋;也很少见宽阔的天,多是四方一角,可怜的挤在鳞次栉比的大厦之间。谷子知道两者没有什么可比性,一个是本国的首都,一个是他国的乡野,但他就是固执的认为,即便是不同品牌不同种类的糖果,也总要偏爱一方。


谷子的第一个目的地,是皇后镇。


(4)


可能真的是注定,不是美景,而是命运的吸引。


阳春,七百美元,植物抽出新绿,皇后镇。




戚容。


(5)


谷子靠在路牌边,边写日志边等车。


即使在这个国家缺少公交车的存在,也不要担心车费问题。澳大利亚人纯朴热心,需要搭车了,只需伸出手臂比个大拇指,只要你不是掂刀提枪顶个大刺头,人家大多愿意捎你一程。


今天的车有点少,一篇日志写了三四页也不见车影子。等了老大一会儿,谷子才望见远处一个红点正在迅速放大。谷子赶忙伸出了手。


红色敞篷跑车逐渐减速,停在谷子身边。


谷子不太擅长口语,他只是会做英语卷子,实战真的不行。他从口袋里摸出翻译器,未开口,便听到熟谙的中文:“上来吧”。一个白衣男子探出头,那人长得素气干净,笑得随和。谷子感受到另外的一道视线,循着看过去,一个红衣男子坐在驾驶座上,食指敲打着方向盘,假笑着看他,脸上对自己端详白衣男子的不满都要实体化了,谷子悻悻地收回目光,刚刚冒出的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”的亲切感霎时没了影。他甚至忘了自己是怎么一步一虚地上了这辆红色的骚包跑车。


扣好安全带,车子立即就启动了。坐着没什么感觉,谷子瞄了一眼速度表,瞬间对这位红衣男子肃然起敬:灵车漂移呢老哥。


(6)


气氛过于尴尬,白衣男子几次想开口,红衣男子都会故意轻咳几声,便都欲言又止。那人从后视镜朝谷子歉意地笑笑,谷子也报以不在意的微笑。

突然一阵窸窸窣窣,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后座探出来,眼睛还闭着,眼尾泛着泪花,用还带点鼻音的嗓音撒娇似的哼哼两声,手脚并用从后座钻了出来,跌在了谷子怀里,反倒把自己的衣服蹭掉半截。滑滑的触感过电一样冲上了谷子的大脑,感觉胸腔猛震了两下,手也不知放在哪里好,犹豫着开口:“嘿……?”


“唔?”那人揉了揉眼睛,迷迷糊糊的。


谷子感觉自己的心被萌化了。美好不过三秒,又被冻上了。


“cao!!!狗花城,狗日的谢怜!!又在你戚爷爷睡着的时候给我穿睡裙!!!!!”



……好凶啊。


……像个小奶狗。



评论(19)
热度(49)

© 无鸡之谈 | Powered by LOFTER